拼职场|www.120pin.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拼职场:投行男女们遭遇的职场潜规则【好文推荐】

2015-11-4 15:40| 发布者: 拼职场| 查看: 32| 评论: 0|原作者: 吴小平

摘要: 聪明的女性们正如海潮巨浪般拍击着对冲基金的男性传统堤岸,碎石不断滚落。女性既能够花样游泳和踮脚芭蕾,也能够踢足球和打网球,而且比男性玩得更好。投行女们遭遇的潜规则  一件令人愤懑而愤怒的事儿。  前几 ...

聪明的女性们正如海潮巨浪般拍击着对冲基金的男性传统堤岸,碎石不断滚落。女性既能够花样游泳和踮脚芭蕾,也能够踢足球和打网球,而且比男性玩得更好。

投行女们遭遇的潜规则投行女们遭遇的潜规则

  一件令人愤懑而愤怒的事儿。

  前几天,接到一位上海投行界女性同仁的电话。

  她说,在年度卖方策略论坛的酒会中,被一位私募基金大佬调戏,并被给与了非常强烈地暗示:如不就范,则业务降级,或撤出。

  来,让我开心下,否则我让你不开心。恐怕就是这位私募大佬的逻辑。

  对她,这不是第一次了。

  这也远不是她所在部门同事们遭遇的第一次了。

  当然这更不是这个行业的第一次。

  这迫使我必须拿起笔,说一说。

  来,解释下什么叫年度或半年度卖方宏观及策略会议。

  只要是个卖方(证券公司),甭管大小,为了追求存在感,必须定期召开大会。经济学家们登台开侃,分析员们一语惊人,讲得对错并不那么重要,毕竟投资只是艺术而不是科学。但无论如何,一定要让现场来宾满意,一定要确保会后继续贡献交易或承销佣金。

  十年前,这类会议还比较严肃:有的卖方选钓鱼台国宾馆,有的在大学礼堂,彬彬有礼,都是君子。不过后来越来越扯淡,越来越向南,找天儿热的度假城市。曾有一度,全国所有知名卖方都在三亚搞年度会议,由于时间段都在春节之前,忙得三亚五星级宾馆金钥匙服务员们鸡飞狗跳,应接不暇。

  十年来,牛熊转换,竞争愈发激烈,卖方的客户服务也是越来越升级。这类论坛或策略大会的听众们大致分三类:官员、有权机构代表、基金人士及有钱人。

卖方宏观及策略会议卖方宏观及策略会议

  官员,多是京沪深财经口官员,一般教育程度高,相对为人体面,受邀而来就是镇场,会场坐两个小时领厚厚车马费走人;

  有权机构代表,一般是保险、银行、信托、央企、财务公司里的高级财务管理人员或关键岗位职员,他们能够决定巨大资金的去留,能够影响重大项目申购或承销,卖方自然好房好礼好安顿,各种老乡校友家庭前同事前女友关系猛套磁;

  基金人士,一般是各类公募PM或研究员,顺道度假,或来会会卖方熟悉的朋友;

  有钱人指的是富豪、交易大户或私募基金管理人,这类旁友实在见多识广,一般呵护无法取悦。游艇出海?人豪宅后院的人工湖都比海大;比基尼秀?人秘书就是超模。这类人物眼高于顶,寻常礼品是不行了。换句话说,越是越有难度的礼品,人越有兴趣。

  什么是最有难度的礼品?

  成年人可能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中国很多的行业会议,行业都不一一列举了,都是著名的“交易”大会。尤其是很多有巨大采购权的行业人士,非常热衷于在这类会议上买一获一。由于经济上高度富有,神经上实在没什么可刺激的,终极挑战也只有是人了。

  多年前,笔者和很多销售同事聊天,谈及销售行业,她们还能够挺开心的说:做投行销售、做财富管理还是不错的,产品结构的解释,资产配置的建议,还是很讲究技术含量,很讲究专业素质,也不用去拼酒,也不用去潜规则。

  难道,这几年的牛市,诞生出的一批成功人士,欲望无边,就要把这个行当给毁掉?

  不发散了。来谈谈女性在投行、在基金界的真实境遇。

  1、强大的女性们

  2015年初,两位明星经理的对冲基金成立,全是女性,而且规模大得惊人。

  曾在欧洲对冲基金巨头BlueCrest Capital Management工作的Leda Braga,本月启动了自己掌管的对冲基Systematica Investments,规模高达85亿美元!一下子使她成为对冲基金行业最有权势的女人。差不多同时,另一位女性经理人,David Warren,从另一欧洲对冲基金巨头Brevan Howard Asset Management离职,创建资产规模超过60亿美元的DW Partners。

  对于私募而言,这种首募规模令行业深深震撼。这意味着,大批男性掌管的FOF、退休基金、捐赠基金,完全信任这两位女士的海量操盘能力。

  这就是2015年对冲行业新趋势:聪明的女性们正如海潮巨浪般拍击着对冲基金的男性传统堤岸,碎石不断滚落。女性既能够花样游泳和踮脚芭蕾,也能够踢足球和打网球,而且比男性玩得更好。中国半边天之传统如此,西方也在改变,强大的女性投资人们正在崛起。

  Leda Braga,David Warren,对冲基金世界的超级女性赢家。

对冲基金女皇Leda Braga对冲基金女皇Leda Braga

  再提一个投行界的威猛女人:布莉斯-马斯特斯。她是摩根金融工程团队的负责人,也是著名的大规模金融杀伤性武器Credit Default Swap(CDS)的创造人。

  她究竟发明了什么?其实CDS根本不是什么掉期,就是个保险产品。主要是针对企业债券,半年一付保费,确保本息安全。马斯特斯女士告诉你:你可以每年支付100万元,来购买面值5亿的中国美丽集团(假设有这么一家央企)债券的10年期CDS,你的最大损失是100*10年=1000万元,如果中国美丽每年如期付息。但是,如果中国美丽发生了债务违约(别说一定不可能,反正今年已发生了央企、国企子公司债务违约,而且即将还要发生),那你的收益就是5亿人民币。

  面对2007年住房贷款证券肿瘤般快速发展,如何让机构客户买得安心?干脆给他们一份保险?马斯特斯女士在一个夏日下午,坐在麦迪逊大街旁喝哈瓦那鸡尾酒时,琢磨着客户埃克森美孚的借款安全,突然想出了这个古怪金融产品,欧洲复兴银行成为这个产品的第一个买家。这如同一款绝命毒师调制的淡蓝色超纯病毒,被AIG、高盛、摩根、美国银行等华尔街玩家通过鼻腔大量吸食,在07-08年的次级贷款证券终年无休的派对上狂欢。崩盘时候,这个东西差点搞垮了整个资本主义。

  这个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曾统治数百万亿美元衍生产品市场的超级金融武器(单一名称CDS。危机后,CDS指数市场得以保留。但仅仅针对单一企业贷款的CDS,在美国联储无限制QE的宽松下,规模急剧降低,正在走向死亡),可是一个女人发明的。

  布莉斯-马斯特斯,CDS女皇,全球投行衍生业务的超级女性赢家。

  玛丽米克尔,绝对不能不提的投资界女性强人。她是互联网有史以来影响力最大的分析师,说什么涨什么,说涨多少就涨多少,被尊称为互联网女皇。她的本科心理学,不过她不愿意从事心理分析,而是去做了股票经纪人。之后进入摩根士丹利,开始搞股票分析。

  94年,在大多数人还不知道网络为何物时,她看出了互联网链接万物促进人类革命的趋势,并且连续发表《互联网报告》《互联网广告报告》等一系列经典报告,气势横卷全球投资界,并且帮助东家大摩成为了几乎所有著名互联网公司IPO的主承销商。

  毋庸讳言,她也有失手看走眼的时候,但她始终比任何其他研究员都善于发现趋势和预判网络发展潮流。数代创业者都是每年看着米克尔的互联网趋势报告长大的。如果你拿着手机在看这篇文章,那真应该默默对这位快花白头发的女性分析员致敬一个。

  玛丽米克尔,三十年互联网女皇,分析员之超级女性赢家。

  以上,都是依靠不屈意志和自身专业能力,在男性主导的投资世界中奋力杀出一条职业上升通路的女性们。并且,她们正在带动更多投资界女性走向更加平等、更加广阔的职业道路。不过,她们究竟还是稀有动物。女性的成功,确实不能与男性的成功等量齐观,而要给予更多地赞美!唯有更多的女性成功,才能证明中国的成功的真正意义所在,因为,那是人的解放。在投资世界里,让半边天真正成为半边天,那是何等的光彩夺目。

  2. 得宠的女性们

  这个话题有点稍微敏感。为了阅读快感,我可以举出投行或基金这些行业中一批得到各种宠爱而在职业发展道路上狂奔的女性管理者或专业人士。不过,这样好吗?

  不好。因为容易误读。

  宠爱本是个中性词,是人就有左中右,就有厌憎和宠爱。但到了职场,这个词儿却容易为人误解成利用特殊资源获得特殊待遇。而其实投资世界,不管国内国际,争客抢单,目前还是男性统治,女性不仅要和自己的生理状况抗争,还要面对同性、异性的不同性质挑战,往上,谈何容易,向前,步步惊心,不被宠爱,谈何容易。

  女性在投资行业的职场经常走不远,有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同性相争,女性最难得到同性的宠爱。一旦谈到投资,一定会碰到佣金、产品、分成、客户归属、合作等一系列迸发摩擦火花的问题。

  一个企业客户,究竟是销售交易部客户,还是资管部客户?一个交易客户,究竟是地区营业部客户,还是总部客户?一个机构客户,究竟是投行客户,还是财富部门客户?(举个例子,在国内交易规模最大的两三家证券公司,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能够把营业部与总部的利益划分搞清楚,依然无法真正落实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发展战略。)

  金钱一旦作祟,同事友情难存,这很普遍。异性之间,阴阳调和,彼此谦让,倒还正常;女性之间争斗,不管是邮件厮杀还是电话对呛,那是太正常了。见过不少女性同事,为了部门或个人利益开打,迫击炮到战斧导弹,宙斯盾到无人机,然后一地鸡毛。尤其是在女性主管人数较多的投行或基金,这种冲突会越发明显,中年女性的特殊敏感,以及对好不容易争取来地位的珍视,有时会让女性做出不可思议的举动,不过这就是女人吧。

  凡事无绝对。在国内某些投行或基金,女性的职场却走得相当远。这看公司文化,尤其看老大个性。

  国内某家著名投行,女性主管人数之多,令人惊奇,几乎占据了大部分一级部门。甚至在公司管理层面,也几乎是半壁江山。一开会,首排全是各种套装套裙,珍珠项链。男性同事们自觉后退,没谁愿意往前凑。

  为什么?因为公司一把手相当信任女性,凡事愿意征求女性意见,有业务机会愿意推动女性下属去上位。这种心态很正常,因为在过去多年的公司发展中,大批关键岗位的男性主管,要么有不同意见,要么独立走人,要么另立山头。这也可以想象:有一定能力的男性,很难被长期压抑,就算遵从或俯首,往往也是在积蓄抬头的力量。

  投行或基金这个行业,挣得本来就不少,人脉接触也多,机会到了,往往容易激发男性的“叛变”。老大看着男性下属,头疼加心烦。

  这种心态的演变结果,一:男性一二线主管们明显有一种被忽视感。多次的饭桌上,一把手甚至叫不出绝大多数二线董事总经理的名字;二:女性主管们纷纷靠拢一把手,努力向领导表明自己的专业能力和管理思路,期待得到领导的专门支持。三:男性重面子,不再勇于坚持什么个人看法,反正大领导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而女性凭着得宠和撒娇心态,就敢于当着上级坚持要资源,甚至不惜爆发地区性局部冲突,反正结果不会太坏。

  在宠爱中,相貌也是个有意思的变量。女性好看,自然受宠。我在《牛市下的投行末路》一文中曾谈及,好看的销售员能够得到大基金当月建仓的海量佣金,好看的投行Banker们肯定能占据项目信息优势,好看的分析员能够得到市场更大热捧,这是不是问题,是人性。

女性好看,自然受宠。女性好看,自然受宠

  当交易客户或LPs看着曾子墨(曾经的摩根史丹利(28.580.632.25%)小VP)的温文尔雅,不觉得舒服吗?当摩根大通的男同事们和霍姆季切娃(Xenia Tchoumticheva,曾经的会说五国外语的超美摩根大通期权交易员)一起吃饭谈天,不觉得很舒坦吗?这全是人性。

  当去年底大陆《新财富》杂志开始评选各路卖方市场最佳之时,我们在微信圈看到了各种争奇斗艳,各种求关注,各种博出位。有的女研究员上低胸照,有个平素见不着天日的二线基金交易员团队也算是豁出去了,全体超短旗袍造型,大腿乱翘,也许她们的哲学是反正出名要趁早,但这就是在滥用市场宠爱。最近MSCI指数公司不是婉拒A股市场纳入大指数吗,原因说了一堆。我看真正原因是:对方一堆评审老头们,看到贵国市场如此香艳,为了交易量竟然要露大腿?那将来MSCI得波动成什么德性?激动得都不会在同意票上签字了。

  在投资世界里,确实有大量得宠的女人们。她们或者相貌美丽,或者得到上司的恩宠、支持及宽容。她们在温暖的男性世界里舒服的待着,并且把自己得到的职位、金钱等看成理所当然。微信圈里,我还有不少这样的投行界、基金界朋友。她们美丽、自信且意气风发。这种被男性世界关爱而迸发的漂亮光彩,让充满自恋和鸡汤的朋友圈显得生机勃勃。

  3. 被侮辱的女性们

  投资世界的女人们,有强大的,有受宠的,但还有很多是受侮辱和伤害的。尤其是性骚扰,这还分几种。

  群体性骚扰,是全球投行界和基金界非常寻常而被世人忽视的一个伦理课题。尤其是以前,投资界男人多,竞争压力大,凡事紧张,如果公司文化恶劣,很容易群体性攻击和侮辱女性同事。

  30年前,有个所罗门美邦事件。这公司是个绝对的男性活宝俱乐部。从96年开始,男性同事就在黑暗的地下室强行猥亵女同事,交易员们用交易台公共扬声器里搞色情电话模仿秀来彼此开心,公司合伙人中午时公然把黑人妓女带进办公室解决“压力”问题。

  上有所好,下必甚之。最后有女性员工无法容忍这种杏仁味文化(这是我首创的一个名词,大家体会下)而提出诉讼,成了引爆C4的雷管,陆续有接近1900名女性员工对所罗门美邦提出诉讼或仲裁,创下投行世界的群体性骚扰诉讼世界纪录。

  中国投资界职场,确实还很少听说群体性性骚扰一说。新中国对女性地位的提高,那是放到了相当政治高度。几乎所有主要领导的配偶,全进了妇联,而妇联多少还是管用的,就算投资界男性有点贼心有点贼胆,但确实还不存在滋生这种大面积杏仁味儿企业文化的土壤。

  要形成群体性文化,必须领导带头,西方就是如此,而中国投行、基金界各级管理人员还远远没有这个“气魄”。中国男性的特点,要不自己有能力,招蜂惹蝶,独善其身,心情舒畅,这算不错的;要么就是趁乱偷摸下手,毫无节操、勇气和担当。

要形成群体性文化,必须领导带头要形成群体性文化,必须领导带头

  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一年一度的“中国海南七仙温泉嬉水节”开始后不久,就有数十名无辜游客女性在漫天模糊水雾中被按倒在地,就是无需多言的劣根性典型。至于在中国中西部广泛存在的闹洞房时侮辱新娘或伴娘,那更是令人作呕的懦弱和无耻。

  个别性骚扰,就太多了。2014年,英国《金融时报》基金管理专刊,针对730名基金行业员工的一项调查表明:该行业每5名女性中就有一名在工作中遭受过性骚扰。另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员工在工作中每周或每月会遭遇性别歧视行为,15%说,感觉不用点个人性魅力,就没法儿把工作做好。近500名受访者表示,客户、管理者以及同事的性别歧视言论是司空见惯。“上司们会发明有关我们身体部分的变态昵称,还会幻想色情场景。客户们不停地献殷勤。”

  这种事儿,无论是普通职员,还是全球知名的投资界名人,此类骚扰是雨露均沾。几年前,国内一合资投行VP,也不知是脑子缺筋还是荷尔蒙满溢,拉着女实习生到北京双子座地下停车场企图嘿咻,结果那姑娘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后果大家脑补下;

  上轮A股牛市将死未死之前,某公募基金一谢顶短髭大哥,可能对电脑自信过度,把骚扰新入职森女分析员的肉色照片邮件误发公司内外数十同行,爆笑业界;

  2012年,全球最知名股权投资基金KPCB,也曾因其女合伙人鲍康如(Ellen Pao)提出性骚扰及性别歧视诉讼,而将其内部混乱的性关系曝光于世。

  嗨,别说什么普通基金了。体面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全球最重要经济类的跨国合作组织之一,这种事儿更多。这个基金的领导,在外交上相当于正国级干部,而这位正国级卡恩先生,出差一性起,在巴黎酒店里恨不得就把女清洁员给按到在床。

  IMF[微博]里,这种奔放的文化绝不是领导一个人,很多女员工不敢穿短裙,怕招惹上司关注的是非。有报道说,个别已婚阿拉伯裔女士对欧洲上司过度热情地问候感到恶心而投诉后,基金高层认为这是文化差异。

  其实这是个狗屁文化差异:欧洲,尤其是南欧的那种贴身热情问候,很多时候就在性骚扰的边界上溜达,一旦女性略显软弱,欧洲热情就能立马转换为犯罪动意,这种欧洲真胸毛汉子在中国可不少。大家还记得喜剧肥皂剧六人行里的那个性感Joey吧,他经常靠着房门,歪着嘴色眯眯对往来女性来句How you doing。这没什么可笑的,这就是典型性骚扰。

  被侮辱的女性,在投资界很多。而曝光的案例,比冰山浮在水面上的比例还少。没有人愿意出来哭诉或指证什么,因为社会舆论是如此偏向男性。男性们认为骚扰是本能,女性们则很多认为受害同性是招蜂惹蝶。更愿意谈论女性八卦的,不是男性,是女性。更愿意在某些知名微博公众号上攻击同性的,不是男性,是女性。女性们要改变自己的境遇,首先要改变自己看待世界和同性的态度。美丽可以有,曲线可以有,性骚扰不能有。

  4. 一个灰色群体

  他们不是女人,既不强大,也不受宠,同时还可能是性骚扰的受害者。

  男人。

  故事还得回到SAC。SAC的创始人史蒂夫科恩,曾经在我写的《交易员6.0》(注:作者的另一篇投资界极度热传的文章)出现过:他曾在金融危机最凶险时刻,雷曼兄弟倒闭次日,跑到艺术市场,买了条价值1200万美金的鲨鱼尸体,并将之泡在绿色的福尔马林里。

  花千万美元去玩赏死去的鲨鱼,说是一种变态的嗜好,应不为过。但SAC另一位高级管理人员,著名的华人交易员江平,则卷入了一起更加离奇的变态诉讼。

  江平是有史以来最知名和最赚钱的华裔交易员,是毫无疑问的华尔街华人代表,干投行和交易的人,没有人不知道江平的行业地位。2007年,SAC交易员佟安德鲁(Andrew Z. Tong),一名男性,将江平(Ping Jiang)告上法庭。Tong的诉状表明:作为交易主管,江平声称,为避免手下交易员在工作时太过暴躁和攻击性,要求Tong服用女性荷尔蒙。结果37岁的Tong在遵循江平指示后,渐渐对妻子失去性趣,而他妻子一直希望有个孩子。Tong 同时指控江平逼迫他穿女性服装,甚至还强迫他发生性关系。

  根据网络检索,这起官司最后被当地法院驳回。当然,大洋彼岸的我们并不知道本案的真正内情。不过,国内确实有不少类似的故事。

  几年前,国内一名颇有名气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士,显然对一名卖方行业分析员有着特别好感。也许是因为这位分析员的观点独特,也许是因为他的研究成果为这家基金带来不菲经济利益。

  不过,事情越来越诡异,私募基金的交易量尽量挪给这家卖方,各种礼物寄送到研究部,而这位私募管理人士愈加频繁去主动拜访这位英俊的研究员,甚至不惜创造多次外地会议偶遇。这情节,简直和2012年摩根大通的大卫格雷(被评为当年最倒霉的华尔街人)以各种伦敦偶遇,来骚扰实习生丹妮拉(Daniela Rausnitz)如出一辙。

  为了表达深情,这位私募人士甚至在卖方年度策略会议上追到了此研究员房门口,并下跪拉扯,成为本次熊市策略会议的爆笑点和亮点。

  还是那句话,这这没什么可笑的。同性恋正在中国浮出水面,而投行和基金的G和L的比例,因种种原因很可能要比普通人更高一些,但又必须隐藏得更深一些。“他们”中的一部分,也许正在忍受不良同事、客户或上级的骚扰。他们所受到的苦楚,也许比女性要来得更多,更不堪。因为,99%无人愿讲,99%无人愿听。在一个荷尔蒙充斥的男性世界,怎么允许一个男性发出被精神或身体凌辱的声音?

  不过,世界毕竟是进步的。作为全球同性恋员工最多的大型投行,高盛就鼓励同性恋员工敢于发声。在亚洲,为了推行同志友好政策,高盛集团人力资源部还设立了亚洲区同志员工网络联席主管。有次我去香港旅游,还正好碰到香港LGBT Interbank成员的大游行,全是几家大投行和大银行的的员工。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彩虹世界,也有精彩。

  回到文章开头,那个令人愤怒的电话。

  想说几句。

  第一,有钱,没什么,请学会尊重人。如果见识不够,要多旅游,多看书和世界。凡事别玩儿过了,玩过了要抻着筋。

  第二,大佬要有大佬的范儿,别弄成一瘪三。

  第四:幸福生活要靠自己争取,练练腹肌,用用漱口水,腹有诗书气自华,何必霸王硬上弓。

  第三:如果确实憋不住,可以考虑整点女性激素,保证立马心气平和,净值能创新高。

  最后一句,这个社会,美丽可以有,曲线可以有,性骚扰不能有。今年大牛市,预祝所有投行界、基金界的女士们,奖金多多,一杯红酒配电影,享受精彩人生。

  (本文作者介绍:米牛网联合创始人,曾参与创建中金公司零售业务、财富管理部,并任执行总经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拼职场 ( 08000461 )

GMT+8, 2015-11-8 19:35 , Processed in 0.1359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