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职场|www.120pin.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在工作中找到兴奋点

2015-10-29 23: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 评论: 0

摘要:  “我属鸡的。我阳历1970年年初出生,在春节前。”在一位女记者不依不饶地追问下,张曦轲终于说出了这个现场所有记者都很关心的秘密。现场发出一篇感叹之声,另一位女记者低声说道:“好像看起来还要年轻一点。” ...
 “我属鸡的。我阳历1970年年初出生,在春节前。”在一位女记者不依不饶地追问下,张曦轲终于说出了这个现场所有记者都很关心的秘密。现场发出一篇感叹之声,另一位女记者低声说道:“好像看起来还要年轻一点。”

  这并不是一个娱乐明星的新闻发布会。群访的主角张曦轲是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和上海分公司董事长。记者们如此关心他的年龄,是因为和他现在的职位相比,他的外表显得太过年轻了。他是麦肯锡近80年历史以来第一位中国内地出生的全球资深董事。

  这位在上海出生并长大的年轻人加入麦肯锡已经12年了,但这是他第一次向媒体透露他的个人生活。作为麦肯锡“虔诚的咨询教士”,他谈专业话题时的表情显然比谈个人话题时更加自在,但逻辑依然严谨。言语之间,身上的“麦肯锡气质”非常明显。

七年完成五级跳

  1993年,23岁的张曦轲从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毕业,随即加入了麦肯锡。他的第一份工作是麦肯锡芝加哥分公司的一位商业分析员,这在麦肯锡内部属于最初级的职位。在麦肯锡这个云集了也许是全球最聪明的年轻人的地方,当时的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接下来他在职场上的表现却足以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从1993年到2000年的短短7年间,他完成了职场上的五级跳。从一开始的商业分析员到咨询顾问,到资深咨询顾问,再到项目经理、高级项目经理。30岁那年,他成为麦肯锡最年轻的董事合伙人之一。

  “我在麦肯锡的职业生涯的每一个阶梯都经历了,只不过有一些阶梯经历得速度快一些。”张曦轲说。在麦肯锡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人在两年或者三年之内要么升迁,要么走人,而他却每次都是提前升迁。今年,他成为麦肯锡的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

  他似乎太不情愿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为什么“秘诀”。在记者的追问下,他还是用咨询顾问的思维方式将它归结为三点:首先是“非常执著、非常敬业”;其次是“做事果断、抓住重点和注重落实”;最后则是“注重人”——包括注重自己的客户和公司同仁。

  “我很少把我的客户仅仅看成是某一个公司,我更多是考虑到客户个人。”张曦轲说,“我觉得对每一个客户都有非常强烈的责任,去帮助他们取得成功。”

  在公司内部,张曦轲非常注重对人的培养,帮助自己的同事取得成功。令他感到骄傲的是,2000年麦肯锡上海分公司还只有他一个中国内地出生的董事合伙人,但5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7个,“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在麦肯锡内部也是相当显著的。”

寻找工作的兴奋点

  世界上有两个公司被称之为“CEO的摇篮”,一个是GE,另外一个是麦肯锡。许多曾经在麦肯锡工作的人后来都成为了大公司的CEO,这些大公司大部分也是这些人在麦肯锡工作时服务的客户。曾经在麦肯锡工作过的最著名的CEO是IBM的前任董事长郭士纳。

  “你服务的客户中间没有人请你去做他们的CEO吗?”面对这个敏感的问题,张曦轲表现得很坦率:“有!坦率地讲,我差不多每隔两三年就有骚动, 想做做其他什么事。”“那为什么后来还是没有走呢?”张曦轲沉思了一会儿,告诉记者:“主要是因为两个原因:第一,我觉得在这里工作的兴奋点还在,也许哪 一天这个兴奋点不在了,我就真的会走了;第二,我觉得在麦肯锡还能学到很多东西。”

  “遇到客户邀请你的时候,我也会面临一种判断。”张曦轲说,“我还是觉得似乎我在外面帮助他,要比走到里面去对他的作用更大。” 

 张曦轲认为,麦肯锡在美国和欧洲成为“CEO的摇篮”也是经历了很长的时间。他说:“这些CEO也是在麦肯锡工作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且我想他 们在去企业做CEO之前也做了这样的判断。我目前觉得可能在外面的作用更大一些,这个是可以变化的,但是我觉得目前还是这样。”

  张曦轲并不认为谈这种“敏感话题”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说:“在我们内部可以公开讨论某一个人他可能想去别的公司,或者你自己某些时候想去别的公司。你也可能跟公司更资深的人讨论我去那个公司好不好,他有时候会说服你别去,这是非常包容、开放的。”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张曦轲并不讳言在麦肯锡工作压力是非常大的,而且很多人因为压力太大而选择了离开。他将这种压力分为两部分,一个是高工作强度本身带来的压力,一个则是由此带来的精神压力。他认为缓解压力的最好方式是寻找工作中的兴奋点,而且保持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感。

  身为麦肯锡上海分公司的董事长和全球资深董事,张曦轲依然把70%的时间花在客户身上。他说:“这能够让我找到更高的兴奋点,因为我看到我的客 户业绩和影响力在提高,或者我服务的个人的职业生涯在往上走,我会感到很兴奋。如果我70%的时间花在公司内部杂事上,也许就没有这个兴奋点。”

  张曦轲认为家庭对于维系自己在工作和生活得平衡非常重要。他很少休假,而且一般的休假都很少超过四五天的时间,所以会经常利用国外开会的时间进 行休假。他说:“今年我在罗马开全球资深董事会之前,就和太太先去了希腊的一个小岛上待了几天,然后再从希腊飞罗马,一点没耽误。”

  他还通过一些爱好来缓解工作压力。他常常在工作之余游泳,并且喜欢旅游。张曦轲说:“我也很好读书读报,一上飞机,各种各样的报纸我都会看。我坐飞机的时候可以把报纸从第一版看到最后一版,我也愿意学东西,学的东西比较杂。”

  说完这些“摆得上台面”的爱好后,张曦轲还有些童真地说了他一个“摆不上台面的爱好”,“我比较喜欢‘四国大战’,我中学的时候就比较喜欢下。有时候我在和同事开电话会议时,电话那端说怎么听到有叫声。其实那个时候我是在网上下‘四国大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拼职场 ( 08000461 )

GMT+8, 2015-10-30 13:03 , Processed in 0.17118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